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usongjifan2的博客

读书是同智者交流;读书是对神奇世界的探访;读书是和挚友娓娓谈心 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  

2017-08-24 12:46:34|  分类: 著名人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 - liu_songjifan2 - liu_songjifan2的博客

 

陈景润和妻子、儿子在一起,这是最后一张全家福

 2014年1月19日,我们一起来到数学家陈景润的墓碑前,悼念这位将一生献给了数学研究事业的科学家,并走近了他的家人,朋友和昔日的同事。此时他已经离开我们整整18年了,在这特殊的日子里,我们将为您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,追思这位优秀的科学家,讲述他身后不为人知的故事,还原一个真实的陈景润。

 

记者:我想从陈先生去世到现在,整整有18年的时间了我想这18年对您来讲是怎样的一个十八年?觉得日子过得很慢还是很快?

 

由昆:好象说,纪念先生18周年的时候,我就觉得一下很快的,但是平时的日子里我不觉得快

 

由昆:尤其是先生刚走的时候,那个时候自己觉得自己搞不清楚了,那种日子特别难,度日如年的感觉,

由昆:应该说,18年的时间不算短了,应该可以忘记了,但是我做不到,真的做不到,我和我先生一起走过16年,认识应该是18年,认识两年以后结婚,尽管是时间比较短,但是的话,可以说,刻骨铭心,一辈子忘不掉

1978年秋天,已在单身生活中度过了45个春秋的陈景润,在一次生病住院中他遇到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。

 

记者:那个时候他给您的印象是怎样的一个印象?

 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 - liu_songjifan2 - liu_songjifan2的博客

 陈景润和妻子由昆


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 - liu_songjifan2 - liu_songjifan2的博客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陈景润

由昆:我觉得他很善良,而且很平易近人的一个人,他很热情的。(他对我说)你是新分来的?还是来学习的?后来我说是来进修的,他就说,家在哪里,就聊起来了。我觉得他其实话很多的,不是不善言辞的人,所以觉得他的还是很好的人,就这样认识了之后,我也没有想到会被他守护一辈子。

 

记者: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想太多?

 

由昆:我没有想太多,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法,说实在的就是一点都没有。

 

记者:那这个突破口在什么时候?

 

由昆: 值班的时候就要去查房,结果他就问我爱人在哪里,我就说没有爱人,他说男朋友呢?我说没有。他说,我喜欢吃面,你喜欢吃米。后来我回来还和我们一起进修的人讲这个人好怪是有点那个,我吃米跟他有什么关系,我当时还当笑话讲。

 

记者: 在他向您表达感情的时候他会怎么表达?

 

由昆: 也许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样,其实至于我长得什么样他可能也不太知道,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在科里面, 带一个大帽子,带个口罩,就两个眼睛,别的什么也看不到。我也不知道,后来就在一起学外语,学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就说,如果我们要是能够在一起就好了,当时我想,这个人麻烦了,怎么会这样说,这是不可能的,这怎么可能?你开国际玩笑吧?

 

记者:你是这么跟他回答的?

 

由昆:我就这么说的,他说就是,是的是的,您那么年轻漂亮,我年纪又大,他就特别地沮丧,我当时就想这下可麻烦了,我当时就根本没有办法在学下去了,我说,那算了,不学了就走了。后来有一天他又过来,他说我们还是一起学吧,他还是讲我们有没有这个可能啊?后来我就说,不可能。第一我什么都不会做,女孩子做的事情我全部都不会,什么做饭呀,钩毛衣什么的我都不会做,他说那个没有关系。你穿军装,我就随便穿一点,就把你穿剩下的军装给我穿也没有关系。我说做饭也不会做,那我们就吃食堂,我说我脾气不好,他说那最好的,我会让着你,我肯定不会跟您吵架,后来他说,你要是跟你差不多大的,一定会跟你打架的,我说不可能,真的不可能的。他说,那就那好吧,如果你不同意的话,我就一辈子不结婚,这不是要命的的事嘛,就是这么有力度的话抛给你,我想凡是这样的话,都不会拒绝他,而且他那种确实是发自内心的,让你可以感受的出来的。



 
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 - liu_songjifan2 - liu_songjifan2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景润和妻子、儿子陈由伟在一起


记者:这些话一下子就触动了你?

 

由昆: 就是他这句话,真正得打动了我,不能拒绝他,否则我这一辈子我良心不会安的,所以我说我要和家里商量一下,这么大的事情,他可能觉得这一下子有门了。我第二天再找,就没有了。跑了。

 

记者:他跑了?

 

由昆:他从病房跑到数学所了。第二天,数学所的李尚杰就到我们医院里去了 李书记就问了我一下情况,我心想好奇怪。后来我就找他,说,你干嘛了?怎么你们所里就来见我是什么意思,(他说)我跟他们说了,我有女朋友了,当时把我气得要命,但是拿他也没有办法,当时哭笑不得,真是的。但是他确实是那种就是非常真诚那种人。

 

记者:那就是说你们成立了一个家庭之后,这个时候你才来感受一个非常真实的陈景润是什么样子的?

 

由昆:是这样的。他说他也要像别的丈夫那样,陪妻子去逛街,陪妻子游山玩水去一下,不让他去他又不可以,很固执的。结果去了他兜里一份钱都不带,全部都掏光,我说为什么,他说,你要带钱的话,你要去看东西买东西,我今天和你在一起,时间很少,我们就看一趟,明天反正你休假没有事,你就自己来买,我说你这个人好怪呀,怎么会这个样子,简直不可理解。 逛街的时候就到处看,那是跑马观花,那不是走马观花。遛一圈,再回来就这样,这样也有这样的乐趣,跟别人也不一样,别人也享受不到。有时候有人说不公平什么的,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公平,心态摆正了,什么都公平,你吃苦受累也好,也有你享受不到的乐趣

由昆:别人很难感受到。包括我们生活中,先生他会顾忌到我的感受。

 

记者:他比你大18岁是吧?在生活中你觉得他是孩子?

 

由昆:对,他是孩子,他有时候也觉得我是需要呵护的,他会告诉我由要注意什么什么。要注意过马路什么的。他都要叮嘱一下,他总说我胆子大,过马路是横冲直撞的。其实我胆子也不大,尤其是上街的时候他要牵着我的手不让我乱跑的。

 

记者: 在他的工作当中那么不善于表达,在他向您表达感情的时候他这么会表达?

 

由昆:他有时候也挺逗的,也挺好玩的,他有时候表达感情很执着,就这样直的甩过来的,我自己长什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,那么在他眼里他就觉得我很美,他觉得我像什么什么的,那就不好意思说了。那是他自己的想象,他也会有他的欣赏那一面。

 

记者:这段婚姻在别人看来,都不一定能够理解的?

 

由昆:是的。但是先生跟其他的人是一样的,他是有血有肉的,他不是人们想的那个书呆子或者是不懂生活。其实他的懂是特别让你感觉诚心诚意的爱。他没有包装,没有任何修饰词, 就是那么赤裸裸的给你的东西,可能在现今的社会是更难得的东西。

 

记者:在他生命的最后时间里面,你是否了解他有什么特别想做,但是已经没有能力去做了?

 

由昆:说实在的,他非常想做出1+1,因为那个时候晚上睡的很晚,我就说他,你还在忙什么呀,我说你1+1能做出来吗?他说我如果要是身体再好一些,再想想办法,应该是再努力一下,也许吧,也许能做吧!他其实特别想把这个题在他的手里做出来, 最遗憾的可能就是对这个,没有做出来就走了。如果做出来再走的话,我想他会轻轻松松地走。所以他当时走的时候应该说看得出来那种特别特别不情愿的那种,眼睛一直是半睁着这种,最后还是我给他抹下去的。

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 - liu_songjifan2 - liu_songjifan2的博客

 

【转载】陈景润妻子由昆的往事回忆 - liu_songjifan2 - liu_songjifan2的博客

 

  

1978年,因为作家徐迟的报告文学《哥德巴赫猜想》,陈景润的事迹传遍神州大地。当时,十年浩劫刚结束,历经磨难的中国百废待兴,党中央和国务院花很大力气拨乱反正、重新评价知识分子的地位和作用。陈景润和他的哥德巴赫猜想成为科学废墟上的一朵奇葩,激励了整整一代人。如今,陈景润和徐迟都已长逝,中国科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科学发展观成为时代的主旋律。30年后的今天,我们采访了熟悉陈景润的几位科学家以及他的夫人,尝试借助他们的回忆,还原一个真实的陈景润。“1978年9月,我与先生在这里认识,今年整整30年了。今年也是改革开放30年,这30年间,无论是国家还是人民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在大家回忆过去时,我更多的是回忆这30年来我家里的变化。”“在先生来说,作为学者、丈夫、父亲,他应该是最称职、最优秀的,我觉得是这样,因为他尽管不像别人的丈夫那样给妻子些什么,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儿子,但他在自己的条件下做到了最好,而且都是发自内心的,其实这就足够了。”2008年岁末的一天,在北京西郊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(前解放军309医院)放射科办公室,陈景润夫人由昆接受了《科学时报》专访。

「一生的爱人」

1978年秋,陈景润因患肺结核在北京解放军309医院(现为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)住院,遇见了正在这里进修的年轻医生由昆,他对由昆一见钟情,向她表达爱意。这一年,陈景润45岁,由昆27岁。从此,她成为他一生的爱人。其实,在见到陈景润时,由昆并没有读过徐迟的《哥德巴赫猜想》,只是听同事说他是一位大数学家。当陈景润向他表达爱情时,她紧张得不知所措,认为两人从性格、年龄和阅历等方面都不适合,但陈景润的一句话让她刻骨铭心:“如果你要是不同意的话,我这辈子不会结婚。”“我相信这个人会说到做到。”困惑中的她给父亲写信。父亲的回信说:“陈景润是认真的,你不要拒绝命运多舛的陈景润,不要伤他的心。进修结束后,由昆回到了武汉。1980年,两人在北京结婚。“对他人品的认可,对他真诚心情的认可,使我们走到了一起。”由昆说,“其实,跟先生结婚后,我就放弃了自己,我想,要是把先生照顾好,他的贡献要远远大于我任何努力所做出的工作。”1980年12月,由昆剖腹产需要家属签字,陈景润迟迟不肯,最后不得已在签字栏中写道:“务必保证我妻子由昆术后身体健康,能正常工作。”孩子出生后,陈景润提议儿子姓由,永远记住妈妈的付出。由昆不同意,他又提议复姓由陈,由昆还是不同意,最后,儿子起名“陈由伟”,小名“欢欢”。孩子1岁9个月时,由昆从武汉调到北京解放军309医院,他们在中关村的家也从两间小屋搬到了四室两厅的院士房,这一年,50岁的陈景润开始了真正的家庭生活。调到北京后,已经做了9年临床医生的由昆转行到放射科,“到放射科搞仪器相对来说没有临床医生那么紧张和辛苦,便于照顾孩子和先生”。在证明了“1+2”后,陈景润就开始做“1+1”的证明。由昆记得:他病了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停下来过,晚上也工作到很晚。“后来我说:先生,你还在搞什么呀?不要再搞了,休息休息好不好?你怎么不会算账呢?你把身体养好后会有更多年的时间,现在拼命的话会减少很多年。”陈景润回答说:“还在做哥德巴赫猜想,还在搭梯子。”2008年12月5日,由昆应邀参加大型文献纪录片《中国1978》的首映式,看完后感慨万千:“现在我们连太空行走都能实现,如果那时条件好一些,先生能有大型计算机来做一些繁琐的数据处理,可能有希望做出"1+1",因为他的思路已经有了,就是要做一些繁琐的计算和核对,那时还是用笔和纸,偶尔与学生一起,花100元到国家体委上网,对数据进行核实。”由昆谈起了最让她感动的一件事。

1984年,陈景润在两次被撞后查出患帕金森氏综合征,在中日友好医院住院,中国科学院领导与总后勤部领导商量,由昆可以不上班,专门照顾陈景润,军籍保留,升级跟着走。“我记得那是个星期二,我到医院去看他,他刚一见我很高兴,然后就问,"今天怎么来了?"我就特别兴奋地告诉他,"领导说好了,我可以不上班专门照顾您。"他一下子就不吭声了,我说这挺好的,您好了我就去上班,也是一样的。他说:"不一样的,你一定要去上班,你是部队培养出来的,光为我一个服务不可以,另外,我生病已经影响了工作,如果两个人都不工作的话,心里就过意不去。"”他执意要让由昆立即回去上班,那时交通不方便,由昆说:“我明天回去行吗?”他说:“不可以,现在就回去上班。”由昆只好倒了好几趟车,回单位上班了。“先生走了以后,我想了很多,这是我最感谢我先生的一件事。现在回想起来,先生想得很远很周到,如果我在1984年就真正不工作在家照顾先生的话,也许先生会多活几年,但先生走后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,什么专业都没有了,像我这种性格的人,那可就是生不如死。先生走后,我还是尽心尽力做好工作,否则对不住先生。2000年我晋升为主任医师,当时已经很难了,要考外语和专业,我身体也不太好,但为了给儿子做个榜样,我就拼了。”“所以,这些年走下来,我觉得还可以,儿子现在在加拿大留学,很努力很懂事。”“生男孩最好学数学”。1996年3月19日中午,北京医院,弥留之际的陈景润不能瞑目,由昆知道他心中有两个巨大的遗憾:一是放心不下才14岁的儿子,二是没亲手证明“1+1”。她伏在他耳旁轻声说:“先生,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孩子培养好,让他上大学,接受最好的教育。您听懂我的话就动一下手指。”陈景润动了一下手指,由昆给他合上了双眼。

孩子出生前,陈景润曾说:“如果生男孩最好搞数学,如果是女孩就学医,继承爸爸妈妈的事业。”但孩子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回避了数学,他曾说过:“我肯定不搞数学。”“可能是孩子看到爸爸成天在那里算东西,连玩的时间都没有,觉得很累,一直在心理上回避数学。”由昆说,“上小学时,老师给他报了一个华罗庚学校,老师认为陈景润的儿子上华校是当然的,但他后来自己给退了。"我问:"宝宝,这是为什么呢?"他说我不想去。”由昆问陈景润怎么办。“先生很无奈地笑着说,那就算了吧,小欢欢喜欢干什么就让他干什么,顺其自然吧!”陈景润非常宠爱儿子,由昆脾气再急也没敢打过儿子,“因为我一吼他,先生就会生气,叫我不要用这种态度对孩子。由伟还记得我打过他一次,就是用塑料尺子在他手上打了三下,警告他不要在家里的墙上乱画画,结果先生就不高兴了。好在孩子没有被他惯坏。”陈景润对孩子寄予很大希望,他在家里利用桌子、椅子、床、水果等,教孩子说英语,在全家人吃水果或糖时教孩子数学,孩子上小学前,英语单词量就接近了200个。他自己的睡觉时间都不能保证,却与由昆商量:“小欢欢不要上学,我自己来教他怎么样?”由昆说:“不可以的,孩子要与小朋友在一起,接触社会。”儿子上小学时调皮捣蛋,他对由昆说:“由啊,能不能把小欢欢的书桌放我书房里,叫他坐在我边上,看着爸爸学习,他就不好意思了。”“结果,小书桌搬到书房不到一天,就搬出来了。”由昆说,“那时,我和阿姨进先生书房都很小心,怕打断他的思路,只有小欢欢进出自如。刚开始,我警告小欢欢不能随便到爸爸书房,但过一会儿他又进去玩了,先生就无可奈何地笑着说:"这个小欢欢太调皮捣乱了。"有一次,他玩爸爸的计算器,把每个键盘都抠出来了,我当时特别生气,就吼他。先生说,你不要生气,不要管他,他在动脑筋,他想看看里面的结构。先生就是觉得儿子什么都好。”陈景润去世后,由昆下决心要将儿子培养成材,“这是我对先生的一个承诺,如果不兑现,我以后没脸去见先生。”由昆对孩子的事情大包大揽,高中时,身高1.81米的儿子从中关村的家到复兴门的中央音乐学院吹小号,她也要跟着,“到哪里都跟着,就是不放心,我知道这样不好,但就是改不掉。所以,我想让孩子独立,就必须锻炼他的独立能力,必须让他离我远一点。”2003年,陈由伟到加拿大上大学,当他学完基础课后说“妈妈,我想转到数学系”时,由昆吓了一大跳,说:“唉哟,儿子,你不会是瞎说吧?”孩子说:“不会的,妈妈,我已经想了一段时间,我越来越喜欢数学;再一个呢,我越来越觉得我应该圆爸爸的梦。”由昆说:“今天,我可以告慰先生的是,儿子已经长大成人,他身上继承了先生的很多优秀品质,并圆了先生"如果生男孩最好学数学"的梦。”

 (图  文/来自网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